偃墨卿

以肝入道,为爷修仙。
沉迷刀剑和阴阳师无法自拔。
脑洞全都存放于此,会不会开是一回事,会不会坑是另外一回事。
爷爷你再不出来我就移情别恋小祖宗去。

已经通关到30层了。

别人包丁后藤信浓博多使劲掉,就跟不要钱似的。

我……只有小夜今剑前田秋田药总退退乱酱堀川青江鲶尾骨喰以及咔咔咔。





其实我在30层掉了信浓。

正在打字吐槽的时候掉的,信浓小天使QAQ


【刀剑乱舞】审神者的本丸日常 11—15

11.

本丸里出现了一只喵。

一只橘喵。

俗话说得好:十只橘猫九只胖,剩下那只特别胖。

本丸里的橘喵就是那只‘特别胖’。

于是乎,在橘喵大人压坏了药研的书架、三日月的茶盘、歌仙的晒衣杆、江雪的佛经、被被的被被(……)之后,本丸开始了‘抓喵活动’。

PS:被被的被被和歌仙的晒衣杆是歌仙在晒衣服的时候,被从房顶一跃而下的橘喵大人压坏的,橘喵大人跳下来的时候刚好掉到了歌仙刚刚洗干净晒上去的被被的被被中央。


12.

因为刀剑男士们有不少东西被橘喵大人压坏了,于是审神者决定给他们重新买几份,多买几份以防万一。

“你看我是一个多么为刀剑男士们着想的审神者啊。”审神者十分得意的对身旁拎包的一期说道。

“在夸耀自己之前,主殿你先放下手中的大红花被单,山姥切国广不会喜欢的!”

“别想着把那个恶作剧茶盘买回去给三日月殿用,就算只是开个玩笑也不行!”

“那个全金的晒衣杆也是,放下它!买回去的话,歌仙和博多会被您气死的!”

“药研不会喜欢粉红色还加了蕾丝边的书架的!就算它非常实用也一样,换个颜色和款式!”

一期一振表示时时刻刻都要盯着主人以防对方又脑子进水乱买东西真的好难!

应该带博多一起来的!


13.

虽说展开了‘抓喵活动’,然而就连一众极短们也抓不到身手出乎意料的矫捷的橘喵大人。

因为每每极短们想要群而攻之的时候,橘喵大人就躲到盲生的华点消失不见了。

“怎么就抓不住这只胖橘猫呢!”这是参与了‘抓喵活动’的所有刀剑的由衷心声。


“别再去坑他们啦,他们攒点小判也不容易的^ ^”审神者抱起突然出现在窗边的橘喵大人顺毛哄道。

“喵,”橘喵大人傲娇的舔了舔爪子上的毛,橘喵大人的猫叫声在审神者听来与人言无异,“喵喵喵。”——一群连本大爷都抓不住的蠢货,养来何用。

“……力量体系不同,别欺负小孩。”


14.

橘喵大人其实是有名字的,只不过这只有审神者知道。

所以橘喵大人在本丸里的称呼其实挺多的。

被被:猫。

歌仙:胖橘猫。

江雪:猫。

三日月:黄色大猫。

审神者:特别胖。

……

提出这个称呼的审神者事后被橘喵大人用肉嘟嘟的胖爪子挠了一脸。


15.

“咳咳咳,那个……大家听我说哈。”审神者心虚的顶着一脸爪痕咳嗽了几声,“那个本丸里最近出现的特……不是,橘猫,其实我家里人派来看我的。”

“哦(﹁ ﹁)”来自一众刀剑男士们的白眼。

“所以以后……我们就要和特……橘猫酱一起出阵啦!”

“哦……哈!!!”

橘喵大人又掏出它肉呼呼的胖爪子挠了审神者一脸——橘猫酱什么鬼!你想把本大爷榨酱吗!

但求三期活动过后能攒一个少主,才10碎片的我后悔以前不攒勾玉蓝票了QAQ

【刀剑乱舞】审神者的本丸日常 6-10

6.

药研藤四郎有三好:忠心、聪明、会制药。

审神者有三不好:偷吃短刀甜点、开短刀身高的玩笑、耍刀剑男士玩。

所以在被吃掉甜点嘲笑身高还被耍了一遍之后。

药研果断在审神者的鞋子上洒了一些“无伤痛痒”的药粉。

于是第二天又作死去偷摘小夜左文字柿子的审神者在爬树的时候因为全身麻痹掉进了池塘。

事后因为受凉发烧了,被药研灌了三大碗味道十分难以描述的中药。


7.

审神者总是喜欢作死。

——这是全本丸刀剑都知道的事情。

审神者有暗恋的对象。

——这是一部分刀剑知道的事情。

审神者暗恋的对象是谁。

——恐怕就只有审神者自己心知肚明了。

反正审神者暗恋的对象无论如何也不会回应审神者的这份心意,审神者也清楚自己和那人没有半点可能,所以审神者依旧该吃吃该睡睡。

反正是不可能的事情,何必纠结呢?

只是苦了一群好奇审神者暗恋对象的刀剑男士们——审神者到底暗恋谁啊?也没见审神者对谁表现特殊啊!


8.

审神者喜欢称呼山姥切国广为被被。

然而山姥切国广不喜欢这个称呼。

“可否改一个称呼呢?比如切国之类的。”山姥切国广向审神者请求道。

“哦,好吧。”审神者大手一挥,同意了山姥切国广的意见。

于是第二天山姥切国广发现自己的称呼变成了‘切锅’。

审神者再一次被追上了房顶。


9.

“光天化日。”

“一日三秋。”

“日复一日。”

“日上三竿。”

“平方差公式!”

“晴明上河图。”

偶然路过的膝丸听到青江和审神者前言不搭后语的玩着词语接龙。

“你们在聊什么?”拿着镰刀的膝丸好奇的探头问了一句。

“没什么没什么!”审神者慌乱摆手。

“成语♂接龙~”青江意味深长的说道。

“……”膝丸完全不能理解这是什么玩法。

干完活后他和髭切闲聊的时候聊到了这件事。

髭切听完后脸色不太好的去找三日月宗近,于是第二天青江被分配去了远征,24小时的。


10.

因为等级原因,烛台切光忠也被派去远征了。

于是本丸瞬间陷入了饥荒状态。

没有办法摄取糖分的审神者在忍无可忍之后,果断决定自己去下厨做饭。

听闻审神者要做饭,所有刀剑在最短时间内把生活用品搬到了离厨房最远的空房间。

前几任审神者每次说要做饭,不是别有用意就是炸了半个本丸。

结果审神者的厨艺居然出奇的好。

好得鹤球为了抢一只鸡腿和清光在饭桌上杠了起来。

为了煮40多人分量食物而累成狗的审神者,再也不准三日月派烛台切去远征了。

【刀剑乱舞】审神者的本丸日常 1-5

1.

审神者又因为偷吃了短刀们的饭后甜点被鸣狐和宗三左文字追上了房顶。

鉴于太刀和打刀的体重,两人没敢上房顶。

只能无奈的守着底楼等待他们喜欢作死的审神者自己下来,结果守到凌晨时分才发现审神者早就趁着夜色摸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

(谁叫打刀晚上都有点瞎)

事后审神者因为糖分摄取过多得了蛀牙,落到了药研藤四郎手中治疗蛀牙。

据某位短刀说,那天审神者的惨叫响彻了整座本丸。


2.

小乌丸问审神者为什么老是偷吃短刀们的甜食。

审神者一本正经的回答:“因为想看他们哭出来的样子,感觉很想日。”

话刚说完就被身后作为当日近侍的石切丸·papa拉去教训了三小时。


3.

审神者自从被药研治疗了蛀牙之后一直想着坑他一把。

于是审神者决定拉着鹤丸国永一起在药研的寝室附近挖坑。

结果坑挖太深审神者和鹤丸都爬不出来了。

事后还是药研去叫人帮忙才把两人从坑底解救了出来。

鹤丸一口咬死是审神者拉他来挖坑的,于是审神者这次被老父亲·小乌丸和papa桑·石切丸一起训了三小时。


4.

长谷部一直觉得自己肯定能够很好的侍奉主上,直到他被审神者召唤出来。

“主上,这是今天的公文……人呢!!!”

今天长谷部的怒吼声也很好的响彻了本丸。


5.

审神者其实很喜欢本丸里的大家,非常非常的喜欢。

如果是本丸里的大家的话,那副场景一定美得令人心醉吧。

不过……

“主上,请把小夜的柿子还给他好吗?”宗三清冷的声音从树下传来。

“我已经吃光了诶。”审神者露出了一如往常的乖巧笑容,却让人怒火更盛。

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宗三身后压抑着自己泪水的小夜左文字,审神者有些可惜,心里某个地方却得到些许小小的满足。

“主上!”宗三左文字还是没忍住,又拎着本体把审神者追上了房顶。

已经不想再通过那样的方式来满足自己了。

所以,就先这样吧。

【刀剑乱舞】我好像干大事了 3

第一人称,三日月x男审神者。

主角一开始是个异性恋,后来被掰弯成双性恋了。

没出三日月前,一切和谐场景全部拉灯。

出了三日月就补和谐番外。

我觉得可能到本文完结了我都不会有爷爷

PS:因为叫被被山姥切被被可能会咬着被单嘤嘤嘤哭泣,叫国广又会让人懵逼(国广好几个,你叫哪一个?),而且国广是刀匠名字(似乎是?没看考据的我不清楚),所以如果不叫被被绰号的话,一般都叫他切国。


————————————————————————————————


我感觉自己有个假的初始刀。


当我听到走廊上的脚步声时我还是挺慌张的,结果……

“主上,备用的衣服我放在壁橱里了。您和三日月殿下……咳咳咳,还请主上您节制点。别因为,咳咳咳,耽误了作为审神者的工作。”说完这话他就走了。

走了!对的,直接走了!

这是什么初始刀啊!

什么叫我要节制点啊!我是被睡的那个诶!这句话你应该对着那个老爷子说去啊!腰酸腿软下不了床的是我诶!

我一定是选了把假的初始刀!

……

话说我要怎么办?

我现在还是腰疼得起不来,就算备用的衣服在壁橱里也没有用啊!

我都起不来怎么去拿?!

那个天下最美的老爷子倒是睡得香甜,MMP好想打他一顿啊!

可是打不过要怎么办QAQ

就算是我撩拨了他,被睡的可是我诶!

腰酸腿软全身都难受得起不来床的可是我诶!

看着那个老爷子安稳的睡颜,我也开始觉得困了。

被自己和刀剑睡了这一事实吓跑的疲倦感又跑了回来。

好困!感觉好难受!我想睡觉!

可是都日上三竿了,再不起来去安排事务估计结算战绩的时候又要被狐之助叨叨了。

可是好想睡觉,只眯一下没事的吧?眯一下养足精神就起床没事的吧?我就只眯一下,三分钟就好,眯完我立马起来穿衣走人……起来绝对要把三日月打一顿,打不过也要打……


这大概就是小透明的热度吧_(:з」∠)_

四舍五入一下,就回答第一个问题好了。

电脑的话是txt,手机的话是手机自带的便签功能。

【刀剑乱舞】我好像干大事了 2

第一人称,三日月x男审神者。

主角一开始是个异性恋,后来被掰弯成双性恋了。

没出三日月前,一切和谐场景全部拉灯。

出了三日月就补和谐番外。

我觉得可能到本文完结了我都不会有爷爷


————————————————————————————————


三日月宗近睁眼后,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确切的说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尴尬,因为这个老爷子他根本没醒,他伸手搂住我就继续睡了。

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我特码的心脏都快要被吓出来了,他倒是睡得安稳。

话说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和三日月宗近是怎么喝着喝着喝到床上来的?

我强忍着头疼努力回想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该不会真是我发酒疯搞出的事情吧?

……

还真是。

回想起昨晚的发生的事情后,我只觉得特别想找条地缝把自己塞进去。

我喝醉了会发酒疯,而且会变得特别不要脸。

昨晚我喝醉后……到处向人要亲亲。

然后要亲亲要到了三日月宗近身上,老爷子估计那时也是半醉,安抚性的亲了下脸。要是老爷子没醉意,应该会做出哄我回房睡觉或者让一期一振抓我回去睡觉这样的事。

本来要只是亲下脸也就算了,后续事情绝对不可能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但!是!

三日月亲完我之后,被我反亲了一口,亲在嘴上。

老爷子当时整个人都呆掉了,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我还砸吧砸吧嘴,笑嘻嘻的撩拨他:“亲了我就是我的人啦,我们去睡觉吧。”

我喝醉后把三日月看成短发妹子了QAQ

之后我就把三日月他强行拉进了我房间,还对他上下其手到处摸,边摸边说“小姐姐你平胸啊”“小姐姐你有腹肌诶”“小姐姐你皮肤真好”之类的话。然后我就被三日月给反推了,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才不想回忆起自己被日的场景QAQ

我喝醉后为什么这么会作死_(:з」∠)_

昨晚是谁的责任先不管,我现在想起了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一会山姥切国广要来叫我起床,然而我现在还疼得下不了床。

怎么向初始刀解释自己和三日月宗近睡了的事情?在线等,急!

【刀剑乱舞】我好像干大事了 1

第一人称,三日月x男审神者。

主角一开始是个异性恋,后来被掰弯成双性恋了。

没出三日月前,一切和谐场景全部拉灯。

出了三日月就补和谐番外。

我觉得可能到本文完结了我都不会有爷爷


————————————————————————————————


本人是个审神者,性别男性取向女,半年前接手了这个黑暗本丸。

估摸着因为我懒得管刀剑男士们他们也毫不在意我,半年下来双方还是相安无事相敬如宾的……呸呸呸,是相敬如冰。

毕竟我性取向女,对于这一大堆的刀剑男士……最多觉得脸好看,还有想砍腿。一个二个都一米七多甚至二米高,歧视一米六吗?信不信我找兵长削你们后颈!

次次找他们谈事情,我特码的都要仰起头去看他们。我觉得我只能和短刀们愉快玩耍,但是自从知道那个乱藤四郎其实是个女装大佬后……手动再见吧。

我只负责手入、安排出征事宜、用灵力换换景趣、写写报告等事情。只要不搞事不去想着干大事情,我大概可以顺利的活到五年任期结束。

不过我怀疑我的人生大概在今天就要画下休止符了。


事情要从昨晚说起,因为昨晚刚刚结束了江户城活动,就开了个宴会庆祝。我因为酒量很差喝醉了还会发酒疯所以是不喝酒主义者,但是我没想到那群坑主的刀剑居然丧心病狂的把食物都换成了酒酿团子、酒心巧克力、啤酒鸭、醉虾、酒槽豆腐等富含酒精的东西。

然后?

然后我因为闷头吃菜很快就被酒精给放倒了,接下来发生了啥我都不记得了。

重点在于,今早起来的时候,我身边睡着三日月宗近,全裸的三日月宗近。

我也是裸着的。

我被吓得立马想要掀被子跑路,但是,我刚刚一动,我就被疼得不想动了。

我腰疼。

最重要的是——我·不·止·腰·疼·还·P·Y·疼·!

小说里都是骗人的!那些被艹了后还能活蹦乱跳嗑瓜子打怪兽的受都是假人!

然后我就看到三日月宗近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问了句:“主上?”

我……

我现在写遗书还来得及吗?


大不了就是分享个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