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墨卿

以肝入道,为爷修仙。
沉迷刀剑和阴阳师无法自拔。
脑洞全都存放于此,会不会开是一回事,会不会坑是另外一回事。
爷爷你再不出来我就移情别恋小祖宗去。

求东京吃货的资源……微盘度盘都行,拜托拜托!

只要第一季和第二季的!

立个Flag。

如果祖宗满级前,出了爷爷我就写三日审的文,篇篇开车日更一个月!

我就不信这样都不出!

锻的和捞的都算!

PS:我家祖宗现在95了,天天远征。

祖宗都到手了就是不给我爷爷QAQ


BUT!

如果祖宗满级了还没有爷爷……

好的,小乌审确定。

重点!婶婶是男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终于赶在800战前沟完啦!


E4右上配置:3胁1太1短1打,祖宗带队。

果然祖宗你还是爱我的

抱住祖宗就是一个么么哒(^з^)

[综+刀剑乱舞]阿鲁今他只看脸 第三章

第三章


上了tag,想看的孩子们只要搜索“阿鲁今他只看脸”就能看到了。

请务必记住:

1.我家阿然是人类;

2.阿然他懂得如何进行时空穿越;

3.阿然是个穿越者,死神和家教都追完了,K只看了动漫第一季;

4.阿然一开始就自带治愈技能和言灵技能,技能名叫神之光,就是《无法逃离的背叛》里那个神之光;

5.阿然是个双商感人·武力炸表·沉迷美色·始乱终弃的渣;

6.正文无CP,番外1v1。


————————————————————————————————


“……应该没有人,嗯、刀剑在了吧……”等到小乌丸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叶然十分紧张的东瞅瞅西看看,生怕哪里突然窜出一个人形活物来。

“审神者大人?”狐之助疑惑的歪了歪脑袋,“您这是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吗?”

“……狐之助你这话是几个意思?”这糟心的世界还能不能好了!怎么个个都觉得他要做不好的事情!他看起来像是那种会搞事的人吗?

叶然表示自己很委屈,他明明是个乖巧听话会卖萌的好孩子来的……起、起码以前他确实是这样的!

他才不屑于搞事欺负这群刀子精呢,要搞事也要也要搞点大事才好玩嘛o(▼ヘ▼o#)

比如联合小丑在哥谭的不同地方放上个几百斤的炸.药,然后偷偷把几个埋藏地点告诉蝙蝠侠,自己把其他地方的炸.药摸出来拿去放烟花之类的~

虽然后来被蝙蝠侠以及小丑那边的人连着追杀了好几周,不过他那时玩得也很开心就对啦╮( ̄▽ ̄)╭

“我都说了我还是个未出年诶!你们狐之助的脑子里是不是都装了需要打码和消音的东西啊!是【哗——】吗?还是【哗——】吗?还是【哗——】的【哗——】吗?”

“……不,完全没有这些东西好不好,话说您为什么会知道【哗——】、【哗——】和【哗——】的【哗——】 啊!说好的您未成年呢?您难不成那种会是偷偷背着家长看深夜付费频道的人吗?”被叶然这么一搅和,狐之助立马把自己原本想说的话抛到了脑后,还嘴吐槽道,“还有我的意思明明是您是不是要做一些不适合让刀剑男士看见的事情,为什么您会立刻联想到那种地方啊!脑子里装满了需要消音和打码的东西的人到底是谁啊!而且您居然对【哗——】这种东西熟悉到脱口而出的地步到底是看过多少次了啊!”

“……狐之助你的定位原来是吐槽役来着啊!”叶然用十分不可思议的语气感叹道,“我还以为你的定位就是单纯负责卖萌的宠物诶!”

“我刚刚说了那么多您的重点居然是这个吗!!!!!”

“重点这种东西连蛋炒饭的价值都不如,与其关注这个还不如先打一局空当接龙呢。”说着叶然就从衣襟里摸出了一个不算大的平板电脑就地盘腿坐下,兴奋的玩起了那已经过时很久的电脑单机扑克游戏。

“……原来您那么小心翼翼左顾右盼的就是担心有人看到您在打空当接龙吗?”如何不是因为狐之助一张毛绒绒的面瘫狐狸脸,那么他现在的表情一定是这样的——(▼皿▼#)

“我明明是担心他们看到我在玩R18的女性后宫向Galgame。”叶然一本正经的一边玩着空当接龙一边回答道,脸色正经得像是他手上拿着的不是开了游戏界面的平板电脑而是重要的国家机密文件一样。

“等等为什么是R18的女性后宫向Galgame?说好的空当接龙呢Σ(っ °Д °;)っ”如果可以狐之助真的特别想去问候一下审神者的父母,都是怎么带孩子的啊!!!

“因为我乙腐双修啊!宅对于一个修仙的人来说可是必备的!”叶然全神贯注的打着游戏,口中吐露出的话语却是完全牛头不对马嘴。

“……我算是理解为什么其他狐之助都不愿意当您的狐之助了。”狐之助只觉得心灰意冷,难怪在听说它要成为这位审神者的狐之助时前辈们会是一副怜悯+同情+幸灾乐祸的表情,早知道审神者大人会是这样的人它才不干呢。

极其憋屈的狐之助表示它想静静地顺一会毛顺便思考一下狐生。

“好啦好啦,不要别扭了嘛。”叶然切换了游戏界面,腾出左手来挠了挠趴在他大腿上舔着尾巴毛的狐之助的下巴,“乖啦乖啦。”

“我才没有闹别扭呢……左边点……对,就是那……”狐之助一脸幸福的从喉咙里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

叶然:狐之助真好玩,干脆找个时间跟时之政府的人商量商量怎么把这只狐之助搞成只属于自己的吧。


“阿鲁今让吾等将濒临碎刀的、即将暗堕的或是已经暗堕的刀剑男士带往手入室。”在另一间如同会议室一般布置的房间里,小乌丸正坐在首位对下列的刀剑男士们说道。

“……濒临碎刀、即将暗堕和已经暗堕的刀剑男士吗?那么是不是已经碎刀的也……”石切丸的语气里带上了几分渴望和迫切,但是转瞬他又如同已经知道结果般的叹了口气,“……不,是我妄想了。”

审神者并不是神。

他只是一个人类。

就算他掌握着能够把暗堕者挽救回来的方法,也不代表他能够将已碎的刀剑恢复原状。

“把,濒临碎刀、即将暗堕和已经暗堕的刀剑男士……带去手入室?”因为审神者的灵力而显得恍然一新的鹤丸国永玩味的勾起了嘴角,“如果那位审神者这么做,只是为了更加方便清除我们呢?”

“虽然修复了我们身上的伤口,但是谁又能保证,他不是另一个他呢?”

“……”鹤丸国永的话仿佛死死戳中了在场的刀剑男士们心中那一点疑惑。

为什么审神者要这么做呢?就算他修复了他们身上的伤口,谁又能确定这不是为了审神者为了稳住他们的举动呢?

就好像那时的第四任审神者,刚上任时就帮他们手入治好了他们身上的伤口,所以那时候对审神者还心有期待的他们听从了第四任的命令,将即将暗堕和已经暗堕的刀剑男士带往了审神者那里。

结果呢?

他们在审神者的言灵之下,全部都自杀了。

他们至今都还记得,那时的审神者脸上带着嘲讽意味十足的笑容:“你们不会真的以为自己还能得到救赎吧?你们以为你们算是什么?神明吗?不过是些无足轻重的付丧神而已,只要我想,随时都能再找一把来代替。”

“既然已经暗堕了,那还活着干嘛?如果不想跳进刀解池那就自杀吧。好歹用你们那凄惨的样子来取悦一下我嘛~”

“不然,我可不清楚这些留下来的刀剑会有什么后果呢~”

“相信你们会好好取悦我的不是吗~”

第四任是个精神扭曲的人,他以刀剑们的痛苦为乐。

他会帮刀剑们手入,也会用最让他们难以承受的方法令他们痛苦。

“反正你们不过是一些付丧神而已,又不是人类,那么不管做什么都可以吧~”

“毕竟不是人类呢~”

“我可没有杀人哦,不过是付丧神而已,连狗都不如呢。”

比如用言灵控制岩融和石切丸互相残杀、比如把长谷部卖给其他的审神者任其亵玩、比如控制住一期一振让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粟田口一派的短刀们被恶意鞭打至碎刀、比如用言灵控制住膝丸让他亲手杀死髭切……

他们想要反抗,却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审神者凌虐他们的兄弟、他们的同伴。


如果不是第四任有次凌虐三日月的举动恰巧被一位和时之政府最高层有交情的大人物所见,而那位大人物又恰巧对名为‘三日月宗近’的付丧神有所好感,他们绝不会那么轻易的从那个恶魔手中逃离。

可惜后来的第五任和第六任也不是什么好人,于是忍无可忍的他们最终还是走上了不该走上的道路,将手中本不该对审神者举起的刀,对准了他们应该效忠的审神者。

他们残忍的杀死了第五任审神者,并将第六任审神者搞成了终生只能依靠仪器维持生命的残废。

只能依靠弑主来保持一时的苟延残喘的他们……又怎么可能会被真心接受呢?


——————————————————————

嗯,不要打我,我只是挑了个自己觉得最恶劣的性格写了第四任。

还有那个大人物其实就是阿然,时之政府的最高层有阿然熟人来着。

阿然就是被三日月美色所吸引,然后看到第四任举动时有点不爽去告了个状,然后第四任就被撸了。

那时因为阿然还在带式神们玩所以没怎么管,就是顺口一说,说完就回自己寮耍茨木玩了。

顺带一提几天没动笔结果一下炸了点字数真是吓到我了。

(我:鹤球你再搓绿刀装我就……算了我啥也干不了Orz

鹤球:被吓到了吧^_^)

这周心挺累的。

喜欢的太太退圈了……

老板拖了好久工资我们差点闹起罢工才发了一个月的份……

说好的写折纪点梗文但其实我没还看过无头只是无头的同人文看得起劲……

而且单身狗要怎么描写又甜又虐的BE啊!!!

感觉事好多_(:3」∠)_

捞了九天战扩不出懒癌不出小幸运……虽然我觉得可能是我总是没进沟就退的原因……

好容易回家一趟据说又要刮台风了……

还是两个台风紧跟着一起来,简直不给单身狗活路……

战扩除了小酒鬼就没有任何欧刀出货,倒是阿尼甲都快凑够两打了……

药总刚刚极化回来立马就把乱酱送走了……

极化道具不够只能送两个今剑我对不起你……

想要极化道具奈何死活进不去E4沟……

有点疲倦了呢_(:_」∠)_



喵喵喵?阿官他又双叒叕炸啦?!

上回是油豆腐出问题这回是一进就退……坐等补偿。

说自己欧的都站出来!


看看这位画师太太!!!!!




号叔和左文字一家的画师大大!!!

极化堀川!!!

小龙景光!!!

谦信景光!!!

巴形薙刀!!!

菴手切江!!!

毛利藤四郎!!!

原谅五全齐啊!!!


铃木太太你能分我点欧气吗?

至今都没有爷爷的我失声痛哭QAQ